時間是星期五傍晚六點……
 
右腳甫踏出營門,男孩A彷彿如重生一般,
 
高舉雙手開心地大叫了一聲:「我出來了!
 
興奮之情不亞於獲得放風機會的囚犯。
 


的,當過兵的人都有同樣的感覺,
 
只要一脫離部隊的掌握,出了營區大門,
 
就好像到了另一個世界,一個叫天堂的地方。
 
奇怪的是,現在當兵和以前比起來已輕鬆許多,
 
是,時下年輕人卻更不能適應軍中生活,
 
一受委居,電話馬上拿起撥1985,申訴申訴再申訴,
 
抗壓性之低已到了一個無法想像的境界!
 
 
 
男孩A踏著輕快的步伐,耳裡聽著熱門的國語流行歌曲,
 
離開營區,大步往搭車的方向前進,
 
目標是中正路上MOS漢堡對面的統聯客運,
 
好不容易在人群之中鑽到了售票口,
 
拿出軍人身份證,買了一張$530的北上軍優車票,
 
男孩A心想:「省這20塊大洋,大概是當兵唯一的好處吧!
 
看了一下手上PM8:45往三重的車票,
 
再看看手錶,PM8:00,恩……
 
應該「明天」才能回到台北了。
 
雖然高鐵通車後,北高通行只消兩個小時左右,但票價卻不怎麼平易近人。
 
統聯台北高雄來回比它一趟還便宜好幾百塊,
 
但是省錢的結果就是每次放假花在搭車時間增加,
 
其他阿兵哥都是收假前一、二小時開始心情鬱卒,
 
男孩A則是星期天中午就開始培養收假情緒,
 
這就是北部人抽到南部籤的悲哀。
 
 
 
高速公路上聳立的照明燈以時速一百公里往後移動,
 
男孩A左手拖著下巴,隔著窗靜靜地望著外面的景色。
 
忽然之間,他感覺右肩膀給人碰了一下,
 
原來是坐他的隔壁的乘客睡著了,頭正好依在他肩膀上。
 
男孩A瞥了這個乘客一眼,是個女生,長髮飄逸,
 
臉蛋雖然沒有名模林志玲或主播侯佩岑那麼標緻,
 
但是以男孩A專業的判斷,這女生如果有個人相簿,
 
在PTT表特版(BEAUTY)一定是大家熱烈討論的焦點。
 
 
 
男孩A為了表現他紳士的風度,身體一動也不敢動,
 
深怕一個不小心,就會驚醒身旁的正妹。
 
20分鐘過去了,除了呼吸聲,女孩一動也不動,
 
安安穩穩地靠在男孩A厚實的肩膀上,睡的香甜。
 
另一邊廂,短短20分鐘,男孩A卻感覺彷彿經過2小時一樣?
 
可憐的他,手、腳早已麻掉,
 
但是他知道,現在絕不能輕舉妄動,
 
否則,這美好的平衡會馬上被破壞,瞬間消失。
 
能維持男孩A現有姿勢的原動力,
 
不是他本身的意志力,而是陣陣飄來的淡淡髮香。
 
 
 
綠色U—BUS遊覽車疾駛北上,忽然之間,
 
「逼逼~~逼逼~~」兩個車輛通過收費站傳出的清脆聲音。

 
女孩醒了!!!???

 
男孩A拿下耳機,正在狐疑為何女孩會醒過來時,
 
他看到了大大的五個字:     岡  山  收  費  站
 
他心中暗罵:「該死的收費站,該死的ETC!
 
 
 
女孩:「對…對不起。」為剛剛的失態表示抱歉。
 
男孩A:「唷~沒關西!」好一個風度翩翩「紳士」。
 
男孩A身體一恢復自由,手和腳一整個麻掉,
 
便下意識的動動身體,暢通一下血液。
 
女孩:「不好意思,害你手麻掉了。
 
男孩A:「沒問題啦,稍微動一下,馬上就恢復了。
 
女孩沒有接話,但送給男孩A一個笑容作為報答。
 
 
 
北上的紅色車潮和南下的黃色車潮緩慢的各自前進著,
 
男孩A怔怔的向外望著兩條車籠,出了神。
 
依稀間,男孩A聽到好像有人在啜泣的聲音。
 
他一回頭,瞥見女孩正在掉淚。
 
男孩A暗忖:「女人果然是一種令人無法捉摸的一種生物。
 
前一秒鐘還好好的,下一秒鐘卻可以做出令你完全意想不到的事。
 
他心裡雖然是這麼抱怨,不過還是拿起自己的背包,搜尋有無衛生紙。
 
好不容易在最下層找到了一疊舊舊的衛生紙,
 
心想:「小姐,這個品質普通的衛生紙,將就一下,應該沒關係吧?
 
男孩A從中拿了兩張,遞給女孩。
 
女孩看到左方送來衛生紙,很自然的就拿去用了。
 
幾秒鐘後,男孩A看到女孩的手慢慢伸了過來,
 
他心下明白,便又拿了兩張,遞了過去。
 
幾次來回後,女孩好像沒那麼激動了,
 
深吸了一口氣,跟男孩A說:「謝謝你。
 
男孩A:「WHERE,WHERE。
 
女孩不解:「什麼?
 
男孩A:「『哪裡,哪裡』啦。
 
女孩:「厚…自以為幽默耶。」女孩破涕為笑。
 
男孩A:「呵呵~~麥ㄚ捏共,麥ㄚ捏共。
 
 
 
女孩沉默了一下子,低著頭言語呢喃:「我剛被拋棄了。
 
不等男孩A回話,女孩接著說:「我男友有新歡了,玩網路遊戲認識的,
 
結果他最近都不理我,態度也變的好冷淡。昨天…昨天他跟我提分手了。
 
說著說著,女孩又快要有潰堤的跡象。
 
男孩A趕緊跳出來打圓場:「來來來~~

聽歌聽歌,
好聽的歌可以放鬆心情、忘卻煩惱。
 
一邊說,一邊把MP3 PLAYER的耳機拿給女孩。
 
女孩接過耳機,聽了一會之後,臉色反而沉了下去。
 
男孩A說:「有什麼不對嗎?

女孩沒說話,動作示意男孩A,要他拿回MP3。
 
拿過耳機,套上耳朵,裡面傳來一個很熟稀的聲音……



 
「儘管我細心灌溉,你說不愛就不愛,我一個人,欣賞悲哀…」



 
男孩A暗罵:「E04,這不是楊宗緯的成名曲,近來最紅的一首歌嗎?
 
我居然放這首『背叛』給一個剛分手的人聽,我慘了!
 
於是男孩A愧疚地說:「很抱歉啊,剛好播到這一首,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女孩:「哼哼~不會啊,很應景呢,完全符合我現在的心境。
 
男孩A一陣沉默,外加三條大黑線。
 
女孩:「好啦,沒事的啦,我知道你不是有意的。
 
話甫說完,接過MP3,繼續聽著那首「好聽的」背叛。
 
看女孩並無大礙,男孩A心中那塊大石頭才放了下來。
 
女孩:「你也一起聽呀,不然車上真的頗無聊的。
 
男孩A:「喔,好~



 
「緊緊相依的心如何SAY GOODBYE,你比我清楚還要我說明白,
 
愛太深會讓人瘋狂的勇敢,我用背叛自己,完成你的期盼~
 
把手放開不問一句SAY GOODBYE,當作最後一次對你的溺愛,
 
冷冷清清淡淡今後都不管,只要你能愉快~」

 

在楊宗緯地獄般的歌聲中,兩人昏昏沉沉的睡去,
 
依稀間,男孩A感覺到自己的肩膀又借給了別人,
 
伴隨著那股熟悉的髮香,
 
他突然有一個念頭,他希望這段路不要在四小時後到站,
 
而是永無止境地的開下去……
 






(待續……)




yanged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