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咩…咩…咩…」遠處傳來陣陣的綿羊叫聲「咩…咩…咩…」。



綠油油的小山丘上,



一個戴著典型德州式牛仔帽的牧羊人,



正悠閒地揮著鞭子驅趕羊群,放牧吃草。



藍天白雲,陽光普照,氣候溫和,景色優美。



一切的一切,看起來都是那麼的祥和與平靜。





突然間,遠處一陣的急促的達達馬蹄聲,劃破寧靜。



沒錯,另一位男牛仔出現了。



霎時間,兩人四眼相交,默契立生,



不顧一切地丟下手旁的馬鞭,飛也似的衝向對方,



立即陷入無窮盡的纏綿之中……





※※※※※※※※※※※※※※※※※※※※※※※※※※※※※※※※※※※※※※※








一個回神,男孩A從電影情節片段中回到現實,





他心想:「為什麼…為什麼我腦中會有這個畫面產生?



是了,原來是前一陣子那部叫什麼斷背山的電影。」





男孩A第一時間會有這個聯想,並不令人感到奇怪。



照片裡,男孩A瞥見男孩B燦爛的笑容,



一個男孩A從來沒過的快樂笑容。



另外,男孩A會驚訝,



是因為男孩B的雙手正擁抱著另一個「他」,



緊緊的抱著、纏綿的抱著、深情的抱著,



感情深厚的就和路上遇到熱戀中的情侶一樣,



似乎天底間沒有什麼是可以將他們倆分開。





這個事實對男孩A來說,衝擊太大,大到他半餉說不話來。



電影內的情境,活生生的搬到真實世界中!





突然間,男孩A覺得愧疚。



他心虛了,只因他在還沒看完那部片之前,



就悻悻然地從他硬碟中刪除了片子的檔案,



並大罵那是一部他看不懂的爛片。





男孩B:「哈囉?手機可以借我了嗎?」





簡單的一句話,把男孩A從大導演李安、威尼斯影展金獅獎、



斷背山、電腦種已刪除檔案、爛片,



等等回憶的思緒中,拉回現實世界中。





男孩A遲疑了一下:「喔,好,給你。」



他交出那隻新買的黑色NOKIA 6030後,



下意識的迅速收回右手,深怕被男孩B摸到。




男孩B淺淺笑了一下:「謝謝。」



男孩A尷尬地回了:「不…不會。」





之後,男孩B電話裡打給誰、說了何事、打了多久,



男孩A已完全沒有任何印象和記憶。



當下,他只想到剛剛穿鞋帶時,



手好像被男孩B拉鞋帶時,碰了好幾下,



而不自覺的往自己身上的迷彩服反覆地拍了幾下,



要撥掉什麼東西,他自己也說不上來,



不過好像不拍,就會要了他自己的命似的。





男孩B講完手機,露出了一個滿足的笑容,



回頭說:「恩,談完了,謝謝你的手機。」



男孩A:「哪裡。」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換男孩A沉默了,



他需要時間冷靜,他意識到這是一個存在的事實,



他必須勇敢的去面對,而不是逃避、排斥或害怕。



畢竟,旁邊的這位弟兄,日後還有一年相處的光景。





忽然,男孩B劃破沉默:「怎麼樣?」



男孩A不解:「什…什麼怎麼樣?」



男孩B:「知道我的事情之後……你有什麼感受嗎?」



男孩A:「感受?」



男孩B:「對啊!不是很多人都很排斥、厭惡有這種性向的人嗎?



或者,甚至可能感到畏懼之類的。」



男孩A:「喔,畏懼是還不至於啦,不過還是有點怕怕的。」



男孩B:「呵呵…害怕呀,你還蠻誠實的。



不過話說回來,你們到底在害怕什麼?」






男孩A想了一下,一時想不出原因,



隨口道:「就是怕怕的呀,原因我也說不上來。」




男孩B:「會不會是因為不了解我們的世界,所以害怕?」



男孩A:「恩,應該是這樣吧。」





沉默了一會,男孩A不知道那兒來的勇氣,





他說:如果你分手了,我可能會更害怕。」



男孩B右手掩嘴笑了幾聲,並說:「我喜歡,你真的很幽默。」



男孩A極度後悔自己剛剛說出的那句話,



「喜歡我?不好吧?雪特,真不該亂說話的。」






他了解到他以後在男孩B面前不能亂搭腔開玩笑。





男孩B:「我來跟你說一些故事吧,關於我的故事。」



男孩A:「喔,好呀。」 (心裏OS:「老大,我可以說不嗎?  ̄▽ ̄∥」)







※※※※※※※※※※※※※※※※※※※※※※※※※※※※※※※※※





於是乎,男孩A聽了有關男孩B闡述他和另外一個「他」的一些故事。



故事裡,雖然他們交往了快六年,



( 男孩A:「哇考,比我跟我家那隻交往還久。」)



但,他們是不被祝福的一對戀人。



雙方父母對於他們交往,皆持反對意見,嚴禁他們通信連絡,



男孩B身、心都承受極大壓力,



他不能理解,為何他們不能像一般的男女一樣,



從相識、相知,到相熟、相戀。



他因為想證明他的真心,到「他」家去談判,結果被對方父母過摑過掌;



他因為對方父母強烈反對,禁止他們聯繫,常常心情低落、鬱悶;



他不開心,因為他手機常常收到「妖魔…不要再來騷擾我家兒子」、



「怪胎…再打電話過來就……」或者一些更不堪入目的話;



他不開心,因而導致學業荒廢,



大學休學了幾次,最後花了六年才拿到文憑;



他不開心,一度他得了憂鬱症,要靠要藥物來治療;



他不開心,依賴藥物讓他有了幻覺,常常半夜被自己產生的幻像嚇醒。



他累了,他想不透,為何天下間沒有人支持他們倆,



他厭倦了每次一到新單位就找輔導長報到而不是跟其他弟兄聊天打屁。





※※※※※※※※※※※※※※※※※※※※※※※※※※※※※※※※※








聽到這裡,男孩A也不禁同情起男孩B。



但是他對同性戀原本就沒有什麼研究,



他也不知道要如何安慰、開導男孩B,



所以當下,他能做的,就是當一個好的聽眾,靜靜的聆聽著。







男孩A萬萬沒想到他軍旅生活的開端,



是以「斷背弟兄就在我身旁」來開啟序幕的,



他知道以後一年的當兵時間內,



還有許多他學生年代不曾遇到過的事情在等著他,



還有許多不同的人生經歷等著他去體驗,



還有許多辛苦磨練等著他去面對,



他知道要從一個小男孩變成一個男人不是那麼簡單的……

















































































故事結束了嗎?



當然還沒……























































男孩A:「對了,從剛剛就一直很想問你一個問題,我…我…」



男孩B:「你怎樣?」



男孩A鼓起了勇氣:「我…我應該…」



男孩B:「應該怎樣?」



男孩A:「應該…應該不是你喜歡的Type吧?」



男孩B沒有說話,



也沒其他的肢體動作,



除了臉上那個送給男孩A的一個甜甜瞇眼笑容……























(完)









===== 2006/12/31 Sun 19:21:48 發表于 超共軛感應BBS =====














-----

yanged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